广州无线电集团主要成员企业

广电运通旗下品牌

《广电银通》

真心故事

背包客

我们是一群背包客,我只是其中一个,全国我有过万兄弟,我们的背包都是同一个牌子:GRG!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,满意度,开机率,客户关系!——题记。

说起到公司来工作,对我而言并没有机缘巧合,阴差阳错的曲折,亦或者胸怀大志,激情澎湃的热情。总结一下就是三个字:刚刚好。遭遇一些毕业生普遍的挫败感,对社会认知不足,导致职场失意,于是满怀勇气,换工作,刚刚好广电在招人,跟时任大区经理凯哥抽了根烟,聊了会天,双方刚刚好满意。入职基础理论测试,75分考了58也算是刚刚好。然后分到的第一个服务站主任,为人和善脾气温柔也是刚刚好。于是实习培训,最后领到一个GRG标志的背包,成了一个“背包客”。

“三流工程师修机器,二流工程师修人,一流工程师修好机器也能修好人”。这是入职培训班主任说的话。作为一个售后服务人员,又面对强势的甲方,我相信没有人在工作初期能不感觉压力,“双修攻城狮”是梦想,也是负担。

我记得才培训完回到服务站的时候,我以为自己什么都行,但是培训的理论知识,还要在现实工作中慢慢转化成自己的技能经验。有一次去网点做一个密码锁复位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,而且还在另外一个县城。管理员是个刚毕业的实习生,对ATM机不熟,所以密码改错了。那是一台新款cenl的存款机,用的是新款锁具,我培训的时候又只学了旧款,当时打开锁盖就完全懵逼了,怎么结构不一样?对着锁片还有塑料包裹,我蹲地上看了十分钟。管理员已然很着急了,因为他们行管理很严格,被罚款是肯定的,工作能不能转正都是问题。其实我更着急,转了好几次锁都找不到复位的位置。在我很大意的把锁拿下来、拆开之后,我惶恐的发现,锁彻底不能还原了,作为新手的我根本无从下手。我们两只“rookie”没有擦出火花,倒是差点急出眼泪来。还好主任打电话来询问情况,了解情况之后,他在服务站也拆掉一个锁,一边还原一边教我,在主任的指导下,最终成功将锁复位,并且教会管理员开锁改密,她很激动,连连感谢,让我第一次在工作中找到了存在感和成就感。

后来地方商业银行系统改造,软件更换。还有某行升级“五连升”、IC卡改造、门锁更换等,现在看来,好像都挺简单,挺容易就完成了,但是其中的辛酸与汗水,只有自己知道。或许就是这样的成就感,也或许是客户脸上那些如释重负的笑容,成为了我心里一直以来前进的动力,陪我熬过了最艰难的“技术成型期”,熬过了几乎是一个人跨两个县城维护近百台机器的艰辛时光。那些风里雨里,坏的机器等你;在西南地区的山路,陪伴我的,只有那个缝补过的背包。

在全国,像我这样的背包客还有很多,人稀罕至的藏区高原,干旱酷热的北疆沙漠,冰天雪地的东北,以及高速发达的北上广。我只希望在以后十年、二十年,我还是一名GRG牌的背包客,我也希望我们能出现在更多的国家和地区,更广茂的领域。我只想在那时候告诉别人,我自从背上这个背包,我就没想过放下。